12月17日,盘了25年社会餐饮酒楼的武汉艳阳天集团,宣布正式进军团餐市场。社会餐饮的头部企业强势而入,多年来以企事业单位等食堂、员工餐为主要服务对象,波澜不惊、“闷声赚钱”的武汉团餐市场,将迎来激烈的龙虎斗。

  艳阳天旗下的团膳公司同时亮相。“新团膳、鲜滋味”,让食堂和员工餐也能吃到品牌酒楼的美味和服务,艳阳天表示要在短时间内将这个团膳公司打造成武汉地区领先的团餐品牌,在集团形成社会餐饮和团餐双赛道齐头并进、融合互动的新餐饮格局。

  1武汉团餐,一年“吃”了200多亿元

  团餐,过去俗称“大锅饭”。从上世纪九十年代起,历经30年发展,我国团餐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成了餐饮业一匹亮眼的黑马。有人形象地称,团餐是一个处在聚光灯外不被注意的超级大赛道。

  一份调查显示,目前国内团餐服务涉及7亿至8亿人的就餐市场。2019年中国团餐市场规模高达1.5万亿元,占整个中国餐饮市场的三成。就全行业来说,团餐企业总销售额增幅达20%以上,超过餐饮行业整体增速。

  

  武汉餐饮界的人士介绍,武汉团餐市场的情况与全国大体一致,发展速度还略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保守估计,武汉团餐市场的年规模达到200多亿元,而且增长能量还在释放。

  “不要以为团餐就是过去理解的食堂、员工餐。”艳阳天集团董事长余震彦说。从计划经济时代一项自给自足的“单位福利”,团餐市场逐步实现了“社会化”“市场化”“企业化”,并不断提档升级。

  

  艳阳天古田店

  余震彦说,现在有的单位的食堂建得像小美食广场。团餐中也有宴会包间,也有中餐零点,也有类似快餐的员工餐,也有茶餐厅、咖啡厅、面包房等。团餐不是一个厨房,而是分业态的,它考验的是餐饮企业的整合服务能力。这些,都为深耕市场多年的社会餐饮品牌入局团餐提供了契机。

  2消费升级,90后、00后团餐主体

  艳阳天挥师团餐市场“蓄谋已久”。早前,集团就创办了面向团餐市场的艳阳天食品有限公司,各项运作紧锣密鼓。今年疫情期间,艳阳天在团餐上小试牛刀,承担了部分方舱医院、援鄂医疗队、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等医患人员的餐食供应任务,集团日供应营养盒饭从疫情之初的 6000 份,上升到最高峰的 4 万份。餐饮保供井然有序,反响良好。

  

  社会餐饮品牌入局团餐并不奇怪。团餐的优势、特点都很明显,消费群体固定且庞大,流水稳定,供应链比较完整。社会餐饮虽然淡旺季差异明显,但其上游食材、中游加工、下游运营都较成熟,集约采集、标准化生产、产品研发、人力管理乃至资金实力,都可以转化为拓展团餐市场的利器。

  

  顺应消费升级大势,团餐需求端发生了很大变化。90后、00后逐渐成为团餐消费主体,这类人群对团餐口味和健康品质的追求明显高于价格、菜量等因素,不再希望只有单一的传统中餐,而是想吃到更丰富、有品牌的产品,并且要有更好的进餐体验,团餐正在走向多元化、精细化、复合化,与餐馆酒楼的差距越来越小。社会餐饮在品牌、技术上的优势在团餐中能得到充分发挥。

  

  余震彦透露,艳阳天团餐在2021年全面铺向市场,除了食堂托管服务、集体配餐服务等,还将进行食材配送服务等。“一成不变的菜品”是团餐最大的痛点,艳阳天将以此为切入点做好“社(社会餐饮)团(团餐)融合”,以产品力为核心卖点,通过“定制化餐饮+个性化服务”,打造更营养、更美味、更绿色的新团膳,从大锅乱炖走向大锅精炒,不断提升消费体验,让消费者在食堂也能品尝到好看、好吃、好玩的菜品。艳阳天计划在有条件的食堂开辟“非遗小馆”,精心烹制艳阳天省级、市级非遗项目武昌鱼、鮰鱼、黄焖肉圆等佳肴。为了搞好原材料绿色采购,艳阳天在远城区购买了2000亩土地,兴建生态种养殖基地。

  3优胜劣汰,团餐迎来洗牌期

  据了解,在全国,此前不涉及团餐业务的社会餐饮品牌纷纷进军团餐市场,而且一些食品工业、物流、互联网等企业也跨界加码团餐,团餐市场风起云涌。

  今年8月,海底捞针对家庭、企业、团队聚餐等大型用餐场景,推出外卖火锅团餐业务。以“团餐+海底捞特色服务”模式,安排专职经理,实行定制场地、餐具餐品等一条龙定制服务,一次可以集中服务1000人。

  广州酒家、西贝等开始杀入团餐领域。在华为食堂,已有很多快餐连锁品牌出现。思念食品也入局团餐市场,主要关注学生餐。顺丰推出“丰食”,借助在物流、线上运营以及客户资源上的优势搭建企业订餐平台,餐饮商家通过平台获得团餐订单,由顺丰同城进行配送。

  团餐市场成了社会餐企和餐饮平台突破瓶颈,找寻业绩新增长的“机会窗口”,社会餐饮和团餐之间的边界逐步靠拢,团餐的市场化进程大大加快,迎来了洗牌期。

  

  在国外,团餐市场集中度较高。欧美大型品牌化团餐企业占据了团餐市场份额的80%,日韩也有60%,而我国仅为6%。

  武汉团餐市场经过多年发展已具有一定规模,但部分团餐企业仍存在“小、散、弱”的状况,行业发展与城市发展并不匹配。

  越来越多社会餐饮等企业将涌入团餐赛道,给团餐企业面临巨大挑战,能倒逼团餐行业品牌化升级。

  有关专家指出,团餐与社会餐饮,虽然都是餐饮行业,但二者有本质区别,企业基因、管理模式、运营方法等完全不同,社会餐企入局团餐能否服“水土”还有待时间检验。

  

  艳阳天表示,步入团餐赛道,并不是要放弃社会餐饮这个老本行,相反,这方面的经营还要做大做强做好,对团餐产生巨大的推动。他们在武汉头部社会餐企中率先“吃”团餐这只“螃蟹”,是为了把品牌、资源、技术等优势整合好,寻求第二曲线的业绩增长点。